杨秉仁和新疆曲子戏

今年75岁的杨秉仁第一次听到新疆曲子戏是50多年前的事了,那一年他17岁。

杨秉仁在培养新疆曲子接班人。

杨秉仁所在的霍城县芦草沟镇喀拉苏村有一位叫李承柱的村民,因会唱新疆曲子戏、秦腔,曾在剧团唱过戏。有一年,他回到家乡后,利用冬闲时间,召集了十几名年轻人,排练新疆曲子戏,准备在春节演出。

排练的曲子戏叫做《张古董借妻》,李承柱饰演糊涂县官,年轻的杨秉仁则饰演剧中的主角之一张古董。这是杨秉仁第一次学习新疆曲子戏,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李承柱为何会让自己担当主角。这次排演的时间并不长,对于杨秉仁来说,有些不过瘾。

新疆曲子戏是在陕西眉户基础上广泛吸收了“兰州鼓子词”“秦安小调”“青海赋子”和锡伯族的“平调”等民间曲子戏以及西北、东北、江苏流行的民间小调,同时又吸收了新疆少数民族的音乐,经过不断改良、演变发展成为一个具有新疆地域特色的地方剧种。新疆曲子戏流传于天山南北的城市和乡村,其中又以霍城县水定镇、芦草沟镇为中心。新疆曲子戏内容风趣、唱白通俗易懂、曲牌音乐优美,得到各族群众的喜爱。

清末至民国为新疆曲子戏大发展时期,新疆曲子戏在北疆、东疆各地的演唱活动达到了鼎盛时期,许多原属于戏曲的剧目被艺人们改编为新疆曲子戏,演出曲目大增,同时涌现出一大批较为著名的新疆曲子戏艺人。新中国成立后,新疆曲子戏再次普及推广。“小时候,因为没有其他娱乐活动,新疆曲子戏很受欢迎,在芦草沟,是老百姓最重要的文化娱乐活动,很多人都会唱几句。”杨秉仁说。

如今的杨秉仁已是自治区级新疆曲子戏的传承人。“新疆曲子戏按照腔系分为‘平调’和‘越调’。‘平调’曲子戏每一段的曲调都一样;‘越调’复杂些,第一段为曲头,最后一段是曲尾,中间各段则相同。新疆曲子戏的演出形式又分为‘坐唱’和‘走唱’。‘坐唱’比较简单,一个人就可以演出;‘走唱’就有角色分工,如京剧一样,分为生、旦、净、末、丑,每个人物各具特色。”杨秉仁说。

1978年,新疆曲子戏迎来了春天,杨秉仁成为新疆曲子戏的爱好者。

上世纪八十年代,新疆曲子戏爱好者肖廷禄组织了一个新疆曲子戏队,并邀请杨秉仁加入其中。起初,他只是把新疆曲子戏当作一种闲暇时的爱好,但一件事触动了他,自此他成为新疆曲子戏的保护者和传承者。

新疆曲子戏历来没有曲谱,在霍城县当地,有一位叫做肖亮的老艺人,收集了许多首新疆曲子戏。为了不让这些曲子戏失传,在临终前,他弹着胡琴一句一句地唱、念,由肖廷禄记录词句和曲谱。“用了两天的时间才把老人知道的全记了下来。之后,老人长出了一口气说,‘我办了一件大事,终于把收集的东西传承给后人了。’”杨秉仁说。

2003年退休后,杨秉仁也如肖亮老人当年一般,四处收集新疆曲子戏。为了保护好这些曲子戏,杨秉仁自学简谱。“刚开始,因为对简谱不熟悉,一段曲子戏记完了,人家说‘你唱一下,我听听。’我一唱,人家说,这个地方不对,我再修改。就这样,一首曲子戏,在反复修改十几次、跑七八趟后才算搜集全。”

欢快的曲调,丰富的内容,唱出了百姓的新生活,也唱出了人们对社会稳定、家庭和睦、祖国繁荣昌盛的美好愿望。日前,记者来到霍城县芦草沟镇杨秉仁家,拜见了这位在当地因爱唱新疆小曲而出名的老人,以及既是他的老师又是搭档的肖廷禄。在小院的葡萄架下,两位老人边拉着胡琴边唱起新编的新疆小曲《我们的梦想》。杨秉仁说:“中华复兴,我们要实现自己的梦想。我就想通过这种民间小曲的形式,唱唱百姓现在的幸福生活。”

对于杨秉仁来说,为了新疆曲子戏,万般辛苦也值得。如今,他已收集了170多首新疆曲子戏,并整理成书。

2017年,杨秉仁从芦草沟镇搬迁至清水河镇居住。他走到哪儿,就把新疆曲子戏带到哪儿。在清水河镇,他很快又组建了一支新疆曲子戏队,队员有30多人,最年轻的只有38岁。这也是杨秉仁正在着力培养的新疆曲子戏接班人。“有四五人已经唱得很不错了。”杨秉仁说。

除了做好新疆曲子戏的传承工作外,近几年,杨秉仁还创作一些新词。“新疆曲子戏要想发展,得跟上这个时代。”杨秉仁说。

下一步,杨秉仁还想把新疆曲子戏传承给孩子。“有了年轻一代,新疆曲子戏才有希望发扬光大。”他说。  (文/摄影 记者卢钟)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杨秉仁和新疆曲子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