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流水的声音

皓月当空,万籁俱静。当一切归于沉寂之时,唯有流水依然故我地跋涉着。它从遥远的大山走来,从远古的神话中走来,向人们诉说着一曲曲动听的赞歌,向人们展示着一幕幕沧海桑田的变迁。
  
  “黄河之水天上来”,从一出现,水就充满着神秘的色彩。在千百年的历史长河中,人们已经与水结下了难以割舍的情缘。在孔子的眼里,“水有五德”,德、义、道、勇、法,故“君子见水必观焉尔也”。而在老聃看来,“上善若水”,他将人类最美好的品德与水紧密联系,与其说这是为人们追求至高境界而设立的标准,还不如说是对水无与伦比的评价和至高无上的尊崇。我们不能不说,在华夏子孙的文史长河中,水是值得大书特书的独特意象,而这恰如其品质———看似柔和,但经过阳光的照射,却奇迹般地反射出了七彩炫目的光芒。
  
  挥毫洒墨,尽显水之本色;诗台抒怀,更见钟水情结。在中国的文化中,水是那么的古老而富有生机,是它让无数文人墨客一落笔顿生满纸云烟、一泼墨便具山岚之气,先人们一遍又一遍地倾听着水之心声,一遍又一遍地记录着水之韵味。于是,有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萧然无际,有了“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生机盎然;于是,有了柳三变歌咏“柔情似水,佳期如梦”的缠绵婉约,有了苏东坡大唱“大江东去,浪淘尽”的雄壮豪迈;于是,有了孟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的壮阔无边,有了太白“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气势磅礴。
  
  透过历史的云烟,倾听着潺潺的流水,我们似乎若隐若现地看见了范蠡太湖泛舟的闲情雅致,也看见了屈子江畔行吟的怅然若失;我们似乎看见了魏武临海挥鞭的雄才霸略,也看见了赤壁之战的火光四起与硝烟弥漫;我们似乎看见了太白溺水捉月的朦胧绰约,也看见了东坡泛舟夜游的风发意气……很难想像,没有水的参与,中国传统文化究竟会失去多少夺目的光彩。水与其他元素一起,共同构成了中国独一无二的文化意境,深深地感动着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成为人类文化史上辉煌博大的篇章。
  
  然而,无论人们如何用华丽的词藻来赞美水的美德,抑或怎样评价水的功过是非,它仍然只是默默地流着,静静地淌着,悄无声息地浇灌着干涸的大地,恪守着作为生命之源的准则。“生命之源”,这绝不是简单的溢美之辞。试想,在一个没有水的世界里,生机何在,盎然何存?它从遥远的大山走来,轻轻地抚弄着大地的脸庞,滋润着大地干裂的嘴唇。于是,我们方能感受桂花的芬芳,兰花的幽馨,牡丹的艳丽,梅花的高洁。于是,我们才能一睹松柏的万古长青,山竹的郁郁葱葱,长空的飞鸿点点,大地的霜色无边……每当江畔独步或者临湖开襟,人们侧耳倾听水之心声,无不感慨万千。将飘向天际的思绪轻轻收拢,用心感受水流的细语,置身于水之王国,自己宛然是水的一分子,避开纷繁尘世的喧闹,此时已然心静如水。经过洗涤的灵魂同古人相遇,与自然融合,在天地之间得到了永生。
  
  倾听流水的声音,让万古奔腾的江流在大地上生生不息;倾听流水的声音,愿江河不死,愿湖海永存!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倾听流水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