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性侵和潜规则的代言,哪怕从杨幂手里抢过来,周冬雨也救不了!





都说双眼皮是衡量美女的第一标准,即使是卑微如羊--手残党眼镜妹,也想拥有迷人又无辜的漫画大眼,靠眼睛逆袭,用颜值圈粉(不是...),那么问题来了,如何快速摘掉眼镜,成为拥有迷人大双眼的万人迷girl,在这里要求助各位有双眼皮手术经验的姐妹...

欢迎戳下方小程序,分享你们的双眼皮手术经历,并且po出前后对比照,精选日记可参与瓜分亿元补贴哦,这波绝对不亏哈!(PS:照片不少于3张 / 视频不少于15秒,文字不少于150个字








汪峰老师简直是娱乐圈的地震预报器,每次他要发新专辑冲头条的时候总是会带出无数“巨瓜”!!!



这不今天除了某对情侣曝光恋情外,还有一个大瓜被不少人给忽略了,手疾眼快的羊替你们给截了下来。

与恋情和新专辑一同曝光的还有周冬雨的一个新代言。是不是想说一个代言算什么大新闻啊,你们仔细看看她代言的是啥?



是的你没看错,她代言的就是向来以“性感”“火辣身材”出名的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

这是维密首次在全球范围内启用明星做“天使”,在此之前维密的广告及代言人都是用自家签约模特。



这个消息无异于是平地一声雷引发了无数争议,震惊程度也就仅次于奚梦瑶当年那一摔吧。




曾跟杨幂竞争代言人
惨被资本拿来当做洗白工具?



其实在一个月前就断断续续有消息传出,维密这个大中华区代言将在周冬雨与杨幂之间诞生。



关于谁将是最终代言人这件事,还引起了直男们的一波口嗨狂欢。



口径基本一致,多是选择幂幂顺便攻击一下周冬雨身材,说其是“三无人员”无胸、无腿、无屁股,更有人以此内涵其性别...



而选周冬雨的多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看看会不会有奇迹发生。



这群男人嘴巴是真的臭!!!



但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归咎于维密给人们塑造的品牌形象过于根深蒂固了。

不论是大秀还是平面广告采用的维密天使多是拥有2米大长腿、丰胸翘臀等魔鬼身材的性感超模。



而周冬雨以往给人的形象多是清纯瘦小、幼龄身材,与维密一直推崇的“性感”完全不挂钩。



周冬雨之前还曾在某乎回答过关于“平胸女孩”的问题。

(此处没有说平胸女孩不能代言内衣的意思,只是单纯的疑惑为什么代言人与品牌调性不符——羊这无处安放的求生欲)。


所以当消息流出时,多数人都不会去猜测是周冬雨,直到前两天维密自己放出了一波神秘预告,暗示该代言人将会重新定义性感。



广告语也在不断重新定(xi)义(bai)自家内衣“性感”的概念,维密的性感不再是以前的水波胸、蜜桃臀、蕾丝边了,而是怎么舒服怎么来,每个人都可以性感。



最终官宣周冬雨,并称其打破了性感的陈旧观念和固有标签,演绎并注解另一种“性感”。



是不是很期待她们是如何让周冬雨定义“性感”的?我们来看看维密给周冬雨拍的内衣大片!

emmm...全程只看见了一根内衣带,要不是旁边配了产品图,羊可能都不知道这件内衣长什么样子。



这件事情的熟悉程度,瞬间让羊想起了当年菊姐信誓旦旦的说出“女团的标准在我这里都被吃掉了,你们手里握着的,是重新定义中国第一女团的权利”,然后菊姐就被女团节目淘汰了...



周冬雨被选做代言人的根本目的,很可能是被维密用来洗白当年他们歧视女性、物化女性的那些骚操作,带来一波新的话题流量的工具人而已。

如果羊没猜错,很多同学目前还不知道曾经全球最风光的内衣大秀——维密秀,从去年就已经宣布停办了。



原来奚梦瑶的那句“摔跤会退休”指的不是自己而是维密呀~



维密大秀的收视率其实早从14年就开始一路下跌,销量更是惨不忍睹。仅仅是2018年全球就关闭30家维密店铺,在2019年初,维密再次宣布,关闭北美50多家门店。



为了挽回收视率,维密想了很多招。比如说小明的那次摔跤。

每年维密大秀都会走两遍,目的就是为了保证大秀能够完美呈现防止意外的发生,所以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都是剪辑过后的。



但是小明的意外事故在播出时还是被剪了进去,引起了全民讨论,维密也凭借这次新闻上了无数头条。



再比如把一些专业性强的模特替换掉,换成了话题与粉丝度齐飞的“肯德基三姐妹”(肯达·尔詹娜、吉吉·哈迪德、贝拉·哈迪德)。

哪怕她们三个当时的台步像极了大妈在逛菜市场,被不少网友评价为“强推之耻”,但依旧为维密带来了不少热度。



但这些操作无异于是釜底抽薪,只会让其“死”的更快。

维密的作死之路要从2014年的一则广告说起,在当年季度新品的海报中采用了一群身材火辣的模特展示内衣,并打出“The perfect body”(完美身材)的标语,张贴在各大门店与网站。



这条广告一出就遭到了上万人的抵制,她们认为维密为了让人们去购买产品,贩售极端的审美标准去绑架、固化女性形象。

人们开始上传各种身材女生的内衣照并打上“完美身材”的字样,并表示“女性不需要别人来告诉自己什么是完美身材”。



在各种“反维密”风潮下,维密迫于压力把标题换为“A body for everybody”,但依旧用的是原来的那组身材火辣的模特,而且并没有为之前的行为道歉。



而在随后的日子里,维密的首席营销官Ed Razek 还多次发表争议言论,Ed Razek表示维秘大秀是一部“奇幻剧”,就不应该有“变性人”和大码模特。



有维密员工透露,Ed Razek开会时说“没有人会对整形医生说让我变胖”。



这一系列的操作让维密的口碑跌到了谷底,为了挽回局面维密广告采用了大码模特、多人种模特、变性模特、白癜风模特来展现模特面貌多元化,摆脱过去审美单一的弊端。



甚至在广告中出现了女性掌镜的镜头,营造一种“女性穿上内衣,是自我欣赏”的意念,甚至还传出将来会任命女性为创意总监的消息,包括这次采用周冬雨当代言人,都是在与过去划清界限以求扭转颓势。



但受众并不买账,表示这一切都太晚了。因为维密歧视、物化女性的行为已经烂到了根上...




维密天使其实都生活在“卖肉”的地狱
名利场背后的肮脏交易



虽然维密歧视、物化女性的行为由来已久,但真正让这一切爆发的导火索源于一档刑事案件。

去年美国一档#亿万富豪性侵女童#的案件被曝光,著名的金融企业家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因为进行了长达十余年的“女童性交易”而被拘捕,最后于狱中离奇自杀。


他被捕后联邦局突袭了他在加勒比海上的私人小岛,曾一度被传成是“性奴岛”,将无数少女哄骗、威胁至此变成明码标价的“性奴”供富商权贵玩乐。

(这里的富豪权贵名单都是你们认识但不可说的人物,感兴趣的同学可以自己去搜一下,震惊全家!)


在其中一栋豪宅的两层的招待室里真人大小的洋娃娃穿着婚纱从吊灯上悬挂下来。棋盘上定制的真人旗子只穿着内裤,以劝换性的权色交易被体现的淋漓尽致。

另一栋豪宅的墙上挂满了各种女性的照片彰显了爱泼斯坦的恶趣味。他将喜爱的女性照片收集到一起,大部分都是少女近裸或不着寸缕的照片,更不乏与他的床照,其中最小的女孩仅有6岁也被拍到了弯腰露臀照。



一位岛上的前雇员告诉记者,岛上招待过的富豪中就包括维密的老板莱斯利·韦克斯纳(Les Wexner),而且还曾看到维密的女模特亲自来岛上当服务员。

(左:韦克斯纳;右:爱泼斯坦)


这起案件揭开了维密背后的肮脏的潜规则交易。

虽然韦克斯纳极力撇清他与爱泼斯坦的关系,表示两人07年之后就再也不来往了,但各项证据显示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爱泼斯坦担任韦克斯纳的财务顾问长达15年,拥有包括招聘员工、品牌代理权甚至是代为处理事物等极大的自由。



爱泼斯坦凭借此种特权常年利用合约诱骗年轻女模特上床。据“纽约邮报”周末报道说,维密模特经常被送到爱泼斯坦在曼哈顿的家中与其见面,随后遭到性侵。



除了爱泼斯坦,维密公司的另一高层Ed Razek也陷入这档性丑闻当中。

Ed是韦克斯纳的左右手,曾在维密母公司担任几十年的首席营销官,是元老级人物权利非常大。

(左:韦克斯纳;右:Ed)


他被指控利用职权潜规则女模特,当众让女模特坐在自己大腿上进行强吻,而坐在后方的公司职员对此场景却见怪不怪,甚至嘴边还挂有笑容。



在18年维密后台,工作人员在给贝拉·哈迪德(Bella Hadid)测量内裤尺寸以防止走光时,Ed坐在沙发上下打量Bella说“别管内裤了,最重要的是能不能让Bella完美的nai子出现在台上。”

是的,你没听错,他直接用的“nai子”这种粗鄙的词汇。但这已经是他给Bella最大的特权了。

因为在同一天,一位不如Bella名气大的模特在测量内衣尺寸时,Ed直接将手放到了她的内裤里。



有位加拿大模特曾经三度登上维密大秀,前途无量。但因为拒绝了Ed的性骚扰而被永远逐出了维密。



Ed在公司最常喊的一句话就是“你们的职业生涯掌握在我的手里”。

不只是女模特连公司女员工都没能逃过他的性骚扰,但是当她们向公司人力部门投诉后,不是被封口就是石沉大海永远得不到回应。



不仅Ed本人无法无天,就连他的儿子在维密任职期间性侵女同事被捅破后,仅有的处罚也是被调到其他子公司息事宁人。

这种扭曲的变态文化在维密内部甚至达成了共识,一位曾经亲眼目睹Ed行为的员工透露,“大家就像被洗脑了一样,反而是那些没有忽略这种非常态行为的人,他们将受到惩罚。”

她很震惊地发现其不当的行为只会被周围人一笑置之,并被视之正常。



公司高层对这种行为的默认,让下属们也开始变得肆无忌惮。维密的御用摄影师也被模特们指控以权谋私,利用摄影之便拍摄模特裸照。

拍摄现场还会有很多有钱大佬冲着裸体模特调情,整体氛围让人非常不适。



在未经模特同意的情况下将这些照片放进书里出版成册进行售卖。还在书籍封面写了相当暧昧的话:“读者将被带入一个窥探挑衅世界的偷窥之旅。”



还利用摄影师职权诓骗新入行的模特以做慈善活动为由进行性交易。

清醒后的模特表示“我们被运到这里,没有人和我们谈工作,我们被有钱人玩弄。这究竟是做高级妓院还是做慈善?”。



这种恶臭的权色交易、厌女的文化充斥在维密内部,几乎每天都在维密天使和女员工身上发生,直到纽约时报的一篇揭露报道《天使在地狱》的面世,她们才有机会指控这群人渣。

随后包括多位前维密模特在内,超100多名模特联名指控并举报了维密内部性难以忍受的厌女文化。这封举报信最终出现在维密现任CEO John Mehas 的面前。



一个曾被无数模特认为是职业巅峰、人生梦想的地方,背地里确是权色交易的便捷地。



一个女性内衣品牌,却在骨子里流淌着恶臭的厌女气息,将女性视为权利的玩物,取悦男人的性奴,极尽物化女性。

这样一个品牌的没落是必然的,最终维密以5.25亿美元的价格低价贱卖。在维密易主后,董事提出了一个要求“让韦克斯纳下台”,从此风光了十几年的维密时代就此落幕...

这次采用周冬雨当代言人不可谓不是背水一战,不过周冬雨也救不了。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充满性侵和潜规则的代言,哪怕从杨幂手里抢过来,周冬雨也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