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未生(Part1)

传说那里有一朵美丽的胚芽,那里的土壤不是很肥沃,却是很慈祥;那里的水源不是很甘美,却是很大方。他们像父母竭尽所能,用乳房,用手掌,哺育胚芽茁壮生长,期待胚芽醉人的熏香。

胚芽的脸畔日渐粉嫩圆润,招来影蝶共舞,引来幻蜂合唱。土地的两鬓渲染了胭脂,流水的双颊涂抹了红妆。

雨后的胚芽更是秀丽,或许这个名字已经不太适合,或许该叫做她花苞。她惊奇的发现身边的石子,这场美妙来的多么浮世。她像是土地,像是流水倾尽所有,他却一直等待着雨的再来之时--那是罗密欧在等待他的灰姑娘。

雨如约而至,她带走了石子,永远的带走了。

花苞的左胸口被划下了深深的一道伤,无形的血液滴在土地的肩膀,土地也承受着那份难耐而无奈的痛伤。花苞绝望的透过红肿的眼眶望着远方,土地便与流水商量--更加无私的对花苞供养。花苞便在无知与悲哀中悄然绽放。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花开,未生(Part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