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访沈从文足迹

编辑荐:墓地平台下的山路边有一碑文,上语:一向士兵要不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先生在世虽也历经坎坷,但其从容面对,终回故乡,一生圆满。

去凤凰前,正好读过文洁若的文章《沈从文和萧乾》。故这次凤凰之行,便不能错过踏访一下沈从文先生的足迹。先生虽然15岁便离开了古镇,中途回乡屈指可数,但是故乡始终是他魂牵梦绕的地方。特别是沱江的水、砌石的巷、吊脚的楼,留下其浓浓的印记。先生的主要作品大都是以这片土地为背景和舞台。

到凤凰已是吃晚饭时候,所以最先踏访的便是古镇沱江的水、砌石的巷,住吊脚的楼。这是先生15岁以前,反复光着小脚丫嬉戏的地方,看到有什么新稀罕、新景象,他就久久地驻足观望。成为他私塾小书之外的大书,出现在他之后的小说里。

第二天起床,陪妻一起,拜访了位于古镇中营街的沈从文故居。故居是一座占地411平方米的四合院,分前进、天井和后进,两侧各有厢房。先生祖父沈宏富曾做过贵州提督,象大多数凤凰人一样,最后辞官归乡,其父沈宗嗣也是当地有名的军人,曾经入北京刺杀袁世凯未成,而逃亡关外12年之久,最后一样返乡。所以,其家人初始希望先生长大后,能象上辈一样从军耀祖。怎奈,最后寄希望了其弟沈荃,沈荃官至国民党中将,参加过松沪、嘉善、长沙等著名的对日作战。后也于抗日战争后还乡。而沈从文在地方部队当兵5年后,只身“北漂”,30多岁,就成为一个名作家。

第三天一早,妻还在睡,我在先后寻问3个当地人后,独自沿沱江边小径,从回龙阁向南行走了1.5公里,来到杜田村背后的听涛山上拜谒了先生墓地。墓地正下方,举目是清澈泛舟的沱江,周围环境青绿、寂静、清爽。墓地无坟无碑,标志是一颗天然五彩石,五彩石上有其手书: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先生于1988年去逝(享年86岁),先生家人于1991年将一半骨灰埋在此,一半撒了沱江。其年青时狂追了3年多的“翠翠”——妻子张兆和女士在2003年去逝(享年97岁)后,骨灰也于2007年永远陪伴其于此处。

墓地平台下的山路边有一碑文,上语:一向士兵要不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先生在世虽也历经坎坷,但其从容面对,终回故乡,一生圆满。

(文/陈宏)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踏访沈从文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