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夜听摇滚

  张 春 波
  
  一个玩音乐的好友跟我说,摇滚是苦难的承受者,是最撼人心魄的语言。
  
  于是,在一个深秋的寒夜,卸去身外的所有负荷,留一份淡泊的心、怀揣宁静的爱,悄悄地等待!等待令人振奋的乐声在我血液里汹涌奔腾。带上耳机,一阵繁杂的声音骤然袭来,暴风雨般狂泻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相遇相识相互琢磨。人潮人海中,是你是我,装作正派面带笑容……”听着听着,我的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一段短暂的音乐,竟让我在那天夜里转辗难眠。心中似乎有一团火,时时在烘烤着;又像是一种饱满的渴望,极想浮出情感的水面。我相信,真正的摇滚定然蕴含着不可预见的生命,就像世界的未来。但是现在,我却只有深深的遗憾,感觉到体无完肤的疼痛。一种渴望不可抑制:谁能满足我,完全彻底地使狂放的音乐充满心灵……
  
  听张楚的《姐姐》:“姐姐,我想回家,牵着我的手,我有些困了……”把人生的无奈与酸楚唱得淋漓尽致。低旋的乐曲中透出如泣如诉的呻吟,那种“弦断泪落声几重”的感觉在心中升起,人性的挣扎与向上的力量交织在一起。再听听《梦回唐朝》:“菊花、古剑、和酒,被咖啡泡入喧嚣的庭院……开元盛世,令人神往。风,吹不散长恨;花,染不透乡愁;雪,映不出山河;月,圆不了古梦”,真是如诗如画的意境,让人听来荡气回肠。
  
  摇滚的呐喊和发泄充满了理性,充满了哲学的色彩。有谁能像摇滚那样一针见血?尽管有时候摇滚给人一种外表疯狂,内心叛逆之感,但比起那些风花雪月来,摇滚多了几许激情与豪迈:比冷漠来得痛快,比无病呻吟来得真切。
  
  总是学不会放松自己,所以在别人的摇滚中放纵。
  
  总是在喧嚣中听到寂寞,所以把音量放得很大。
  
  听摇滚,最好是在静静的夜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关上灯,戴上耳麦,我一万年的心潮就在其间不停激荡:听那寂静夜里心的狂吼,听那早已忘却的自己,听那不肯失落的真实,听那简单执拗的理想,听那不肯泯灭的追求……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静夜听摇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