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村

雾霾笼罩下的城市,让昏黄的路灯显得格外耀眼,远处的小山失去了它原有的模样,留给我们的只剩下轮廓。候鸟不知道在哪一天开始迁徙,此刻能听到的只有汽车的轰鸣声。我们就是在这样的傍晚走近了城中村。

顺着柏油路往前走,能看到飞速的汽车,这让人有些不适。有些地段的人行道还没有修好,只能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建设中的小路上。

过了下班时间,路上的车辆少了很多,却也显得繁忙,时不时的会掠过一辆工程车,也有摩托车。从他们的速度上,能体会到他们的兴奋。

工业园的写字楼主体是钢筋混凝土,最外面却换成了钢结构,再装上挡风玻璃,整个楼房显示出现代化进程。傍晚整栋大楼灯火齐明,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盛世繁华。

工业园对面是一排拆迁房,人们随意的用铁皮了瓦片在拆迁后的地上搭建起临时住所。

从一排排商店和饭店中能感受到昔日的繁华,在建设过程中肯定有大量民工积聚与此。他们吃最便宜的饭菜,住最简陋的房舍。那些小商小贩们抓住这个商机,才有了马路边那些临时建筑。

民工走了,很多小店很难维持生计关门了。还有一两家小店照常营业,大门上用毛刷蘸些墨水或者白石灰,歪歪扭扭的写上“河南烩面”、“陕西油泼面”也有“蒙城羊肉汤”,这是他们最酷的招牌。

在陌生的城市,看到家乡的牌子,不管是不是正宗都愿意捧场。几个同事一起出去吃饭,都想替自己“老乡”拉拉生意。所以,我们经常会出现意见不一的时候,最后索性轮流坐庄。

沿着胡同往里走,仿佛回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村子蛮大的。胡同和小巷就像迷宫一样,分不清楚哪里是正道也不知道哪里是死胡同。

跟着感觉走,很多次都是终止在某户人家的大门外,这个时候我们都会骂走在最前面的人。

胡同很长却很窄,两栋房子之间最多六尺,有些地方只有一米那么宽。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六尺巷”的影响。

家家户户门前都是水泥硬化过的,也能看到用青砖铺的地方,最古老的也许是石头铺的路面吧。走在这样的小路上,不用担心迎面过来的汽车,也不用怀疑背后杀过来的摩托车。这么狭隘的场所,只能步行也只适合步行。

冬天来了,住在村里的人,仍旧喜欢用最古老的方式取暖,到处弥漫的煤炭没有充分燃烧的味道,炊烟和雾霾夹杂在一起。让村子更加多了一份神秘,从太空往下看,如果能看到的话,肯定觉得这里就是传说中的仙境。

村子中间有一条略宽的马路,能将就着并排走两辆马车。现在很多家庭有了汽车,让这样的道路变的拥堵。

胡同里面无法通车,很多人索性把车子停在路边。有密集恐惧症的人,也许会被眼前的景观吓到吧。

很多家庭都把自己的墙凿开一面,安装上卷帘门,就成了车库。这是这个时代特有的产物,往前二十年看不到,往后二十年估计估计也没有。

村子四周都是高大的楼房,只有村子还保留着原来的模样。这种不协调,影响市容市貌,却也承载了更多人的回忆。

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们一样,在陌生城市看到残破的城中村总有说不出来的感动。这里不是故乡,似乎有着故乡的味道。这里没有温暖,却也能抵御严寒。

时代在发展,有些东西将逐渐离开我们的视线,从农村走出来,努力的讨生活,梦想着能够在那个钢筋混凝土结构里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净土。等到靠近了,一转身却发现,故乡离我们越来越远,也越来越模糊。

一群西装革履的人,大家都带着面具把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把最阴暗的一面藏在心里。睡在柔软的床上,翻来覆去回想的都是尔虞我诈。吃最美的食物,听到的是服务员的恭敬也有别人的恭维,却很难辨认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

我更愿意跟一群衣衫褴褛的人在一起,他们身上布满灰尘,却能感受到他们一颗丹心。沾满油污的桌子前却能吃到久违的味道。

城中村早就纳入了国家改造的计划,他影响的是城市全貌,却也承载了很多人的回忆和过去。如果北京城那1700个城中村全部改造完成,又有多少人愿意去北京参观。如果,留着我们记忆的地方,都被摧毁了,那我们又能独行多远?

煤炭的味道沧的让人喘不过气,狭长的小道独自行走还有些害怕。一转身却看到一个老人推着自行车,后面跟着一个半大的孩子。他们脚步都很急促,从身边走过甚至应到他们的鼻息声。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时间闪现在脑海的却是有人在等他们回去吃饭。

眼前的一切让我觉得熟悉,好像在哪见过,到底在哪见过呢……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城中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