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树

这天早晨上楼上远望,在眼角处忽然注意到几多雪白的花,那是缠在柿树上的葫芦花,不禁想到了这几棵树。

我家院子里有五棵树,都是柿树。五年前,刚建成这个院子的时候,妈妈就在空地处开辟了一个菜园,种些茄子、黄瓜、西红柿之类的蔬菜,但仍觉得空旷,便让爷爷在春天时买些果树,爷爷就带了这五棵柿树回来。

柿树们成一字形东西排在了最后的空地上,已经充实很多,然而我又酷爱竹子,便又移栽了几株毛竹过来,但不知是何原因,都未能长成。

最东面的那棵长在鸡圈里,说是鸡圈,却名不副实,里面很少养鸡,四只鸭子却是定居者。另外四棵树第二年就挂了果,而这一棵偏又多长了一年,或许是受了那鸭子磨磨蹭蹭的性格的感染了。

这五棵柿树是两个品种。东面两棵树是那种红透了也需摘下放一放的柿子品种,这在我们这儿是最多见的。西面三棵是那种一上色就可以直接摘来吃的,甜甜脆脆的紫红色果肉的品种。因为这两种树距离太近,就有一些柿子是一半脆一半涩的。

这五棵柿树一起挂果还真的结很多,每年都会摘下几大箩筐送给亲邻,我也会带上满满一书包去上学,那种脆脆的柿子不易坏,可以当零食吃,而且送给同学,也为我赚的一个好人缘。在第二年刚挂果时,妈妈说要摘些送人,我们几个小孩子就像是不得不放弃心爱的东西一样,一个个守财奴似的极不情愿,但到了第三年就不如此了,因为这几棵树在妈妈的照料下实在高产,我们自己根本吃不完,何不送人呢?

想起送柿子让我想起了她,一个同村的女孩。她爷爷辟了一块地种了几十株桃树,每到桃子成熟的季节,她和她哥哥都会提着桃子给村里的人家送上一些,我也每年都能吃上她家的桃子,想起那片桃林,是我们几个朋友一起做作业的地方,每次放学后,我们都是和她在桃林里放上桌子做作业。

后来她家把桃树砍了,全家都搬到城里了,只有逢春节回来,我们也就渐渐疏远了。去年我送柿子时突然想起她,就想给她留些柿子,就把洗好的柿子往冰箱里塞,妈妈问明白后说留不到那个时候,我也就不了了之了。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柿树